做尖

公司轉了rostering system,

能夠更有效運用人力資源,

簡單來講即係人工一樣,但要返多啲工,

返工太密,坐得太耐,成日腰酸骨痛,

聽醫生講話坐姿正確加上訓練core muscle,可以好好多。

剛巧遇到個很久無見的同事,

兩年無見由猴子身材,變了大隻仔,很利害呢。

他給了史丹很多做運動的意見,

但齋聽係無用,要行動才有用,

引體上升都係練背肌的好好訓練呀,

同事話佢做到十幾下,

但史丹就只能做到。。。零下。。。

史丹決心要練好些自己的core,

一於由引體開始做目標。

要練好肌肉,當然不能只做引體,

史丹嘗試多多去尖窿做尖練muscle,

但常常在那些筋肉人旁邊舉baby啞鈴,都覺得自己有點樣衰衰咁,

但身體要緊,弱雞樣都要繼續做。

經過四個月密集式訓練,

史丹有超。。。。。大進步!

史丹由零下引體上升,

練到可以做到。。

2.8下真的很利害呢,

你除除進步比率,2.8係分子,0係分母,

答案係計唔到咁多進步呀!

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勁添。😏

不過,點解我訓練咁耐都一樣磅數呢?

唉,睇來我都係走唔甩這個猴子身形。。

史丹的收入

  上年公司皇恩浩蕩,有雙糧給隊長們,近來己經有很多人離職, 雖然公司依然覺得係正常的流失,但我認為如果公司再不斷的收水, 離職的人會一直上升,主因是香港的生活開支實在太高, 老外們在家鄉如果收入不算太大分別,他們根本不用留在香港工作, 到公司覺得人才流失很嚴重時,事情己經太遲了。 講到雙糧,機師的收入有點點複雜,簡單來說除了底薪外,有飛行時數錢, 有所謂的housing,叫Pilot Allowance (近年才有), 有飛得鐘數太多時會有OT錢,在外站有少少outport allowance給你吃吃飯, 平均來講底薪大約是總收入的三份之二左右, 至於雙糧或其他福利,就當然用底薪去計啦, 咁咪又慳到一筆囉。   既然得到公司恩賜的雙糧,一於睇睇條數啱唔啱, 望下望下,咦?點解人工唔同咗架呢? 哎吔,原來史丹己經過了隊長職級兩周年喇喎, 不知不覺原來做了高級隊長,其實只是掛名,工作都是一樣的。   已經兩年了,都未完全適應現時的崗位, 我指未適應,是指要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command style係唔容易, 如果你太過好人,人家又覺得你好恰, 但如果你樣樣野都聲大來惡,又很難跟其他人合作, 這兩年來的經驗話我知, command style的定位在有需要時要隨時改變, 對著比較隨和的人可以easy going少少, 對著醒目的人可以放鬆一點點, 對著懶散的人要提高警覺,避免爆鑊, 對著不放你在眼內的人就不能給他起飛降落, 要盡量減低他可以話事的機會, 遇到初入職無大無細目中無人的人, 就要給他們一些「教訓」,超級執正來做, 如果全程機都110%跟足policy去做, 其實係可以好辛苦, 要讓他好好學習一下公司的文化。嘿嘿….. … Continue reading

錯的時間,對的人(下)

丘比特的工作是四處放箭, 而史丹的工作很快又返回cockpit裡, local knowledge 對我們的工作是很重要, 而local knowledge 即係熟地頭, 你唔熟地頭工作上會踩到很多陷阱, 由於這次只是史丹第二次在西班牙出發, 腦海裡都無什麼local knowledge, 只好飛之前在酒店做些功課幫補一下, 令自己無咁易爆鑊, 在做功課的過程知道在西班牙起飛需要頗佳的climb performance, 公司的文件亦提過如果climb performance唔夠的話, 就用max thrust(最大的引擎推力)起飛就可以了。 到史丹坐在cockpit裡,看看現在正在用短的跑道, 再計一計takeoff performance, 哎吔,可以起飛但只是緊緊夠力, 史丹跟ATC說要長那一條跑道起飛(多點buffer嘛), ATC不太願意,但都批准了, 條件係史丹要重新submit過整份flight plan, 史丹都不明白點解要咁做, 其他地方的機場轉跑道起飛是很少事, 不用勞煩公司同事又submit過flight plan, 無計,跟住史丹又要打衛星電話返公司, 叫同事再file過flight plan, 他們很奇怪問點解又要做過, 我都真係唔明….. ATC話做咪做囉….. Submit完flight plan, … Continue reading

錯的時間,對的人(上)

史丹工作的這一間航空公司, 只數機師都三兩千人, 再數空服們都過幾萬個, 人海茫茫,見到很多不同的人, 一些人你不太想見到他/她,又會撞見幾次, 有些人跟你十分投契, 卻在你十幾廿年的天空生涯裡都無再碰過面, 有時候覺得公司的編更系統好神秘, 你完全不知道它跟據什麼邏輯去編更, 更表是好是壞,跟什麼人一起飛, 完全像一個迷…. 昨天收到美麗神的短訊, 「喂,記唔記得我呀?」美, 「記得,很喜歡養狗狗那個美麗神嘛~」史, 「你下班機係咪去西班牙?」 「係呀,乜你又同一班機咩?」 其實美麗神是N年前一起去西班牙的其中一個空服, 那次是史丹第一次去西班牙, 因為她很喜歡狗狗,講了很多狗狗的資訊給史丹聽, 所以史丹還記得她。 「我剛swap了班西班牙機,原來又係你做隊長呀!」 「哦~ 原來你刻意跟住我飛!」 「跟你個頭呀,我swap完先知係你咋!」 記得上次和美麗神在西班牙出街, 大約是聖誕的時候, 本來那班機無什麼人想出街, 大多數空服們都想lock and seal, 但那班機的FO見到個很心儀的空服, 說一定要約出街玩, 噢,個個人都話要休息,祝你好運吧, 怎料史丹午飯時間準備出街吃飯, 看到成班十個八個空服連機師,已經在大堂準備一起出去玩, 嘩!FO大哥你真利害, 真係要教教我,怎樣能夠人人都要休息時, 你又能約到一大班人出街呢?佩服佩服! 史丹也不愁無人陪食飯了。 那次一班人四處走走, … Continue reading

史丹的特殊技能

史丹好相信不同的性格會適合不同的職業,

有創意的人適合做設計,

外向的人適合做要多見人的工作,

手腳協調好的人可以做駕駛性的工作。

 

史丹亦好明白工作會塑造出一個配合這份工作的性格和能力,

同一份工作做久了,慢慢會適應那份工作的需要,

人的性格和能力都會變得更配合這份工作,

例如史丹當年做了好幾年電腦行業,

專做database,做到一個程度,

公司sales 打個電話來,說要什麼統計資料,

史丹不出幾秒腦海中便出現很多個SQL statement,

來讀和summarise sales所需要的資料,

史丹個腦比公司任何的電腦軟件都要快,

20180704 特殊技能(7)
所以同事們很多時都寧願打電話給史丹,

比他們自己用電腦查更快更易,

不過當然這種超人能力不是一坐低就有,

係要連續OT好長好長的日子,

20180704 特殊技能(1)

朝九晚十,星期日都無假放,

才能練出來,

除了這超人能力外,

另一個練出來的就是一頭白髮,

這亦是史丹當年要轉工的原因。

 

到史丹去學飛前,

經歷正統的港式教育(填鴨式),

操一口流利港式英語(Long time no see. Drink tea next time),

一向都無留意不同國家的英語有什麼分別,

加拿大、英國、美國、澳洲聽起來都是一樣的,

而去了學飛之後,

但由於每天都接觸不同國家的老外,

慢慢都變得單靠口音,

20180704 特殊技能(6)
都能夠聽得出那個人是從那個國家來,

證明人腦係可以慢慢塑造特別的技能。

 

到現在史丹是一個機師,

入行都十幾年,

不知不覺間又塑造了另一個特殊技能,

飛行的基本功每架飛機都大至一樣,

但由於不同的機種有不同的特性,

機師需要不同的飛行技巧去配合不同的機種,

20180704 特殊技能(4)
就是看看機師飛行的手勢 ,

便知他飛過什麼飛機。

 

以煲型747為例,結構跟傳統的飛機很相似,

Flight control都是由很多很長的鋼纜連接,

鋼纜再硬正,都有一定的彈性,

而且鋼纜很長,

控制飛機時鋼纜會有一定程度的拉長縮短,

令機師感覺控制時比較sloppy,

要用比正常大一點的動作去控制飛機,

而且比較多self cancel的小動作,

看起上來有點用control column左chok右chok的感覺,

20180704 特殊技能(5)

但由於鋼纜有彈性,

會吸收了這些細微不穩定的動作,

這些self cancel out的動作很少在飛機上表現出來,

飛機實際上還是很穩定,

另外747還是用著傳統的elevator trim,

轉速度時要trim,轉engine thrust要trim,

轉flap要trim,收放landing gear要trim,

簡單來說就係差不多任何時間都在trim,

這特性亦令747的機師在trimming technique上會特別好。

 

至於巴士,最大分別當然是auto trim,

20180704 特殊技能(2)

在巴士的字典裡差不多没有trimming這個字,

巴士機師很自然對trimmig不太重視,

但他們都會笑你班煲型仔儍瓜瓜,

巴士電腦幫你trim晒都不知幾好,

不用人手trim上trim落浪費腦汁,

這亦凸顯了巴士和煲型飛機在設計上的根本分別,

巴士是電腦話事,機師所有動作都經過電腦處理和翻譯,

才由電腦決定是否輸出去flight control surface,

好處係避免機師做儍事,做出危險的動作。

 

而煲型就是機師話事,機師的輸入動作會照單全收,

(雖然都有些電腦處優化過)

但你想返轉架飛機都可以,因為是機師話事,

好處係避免電腦做儍事,做出人類不明白的危險動作。

 

亦由於巴士對機師的動作輸入經過很多的處理,

所以飛的感覺會無咁直接,

亦比較難飛得很精準(尤其是降落),

初飛巴士的機師會較難適應。

 

而講到煲型777就比較特別,

777有點像巴士和煲型的hybrid版,

它有煲型的根本設計理念,機師話事,

但亦有電腦優化機師的輸入動作,

令飛行時更易控制,

在trimming方面,777是trim for speed,

即是在同一速度下,

無論有flap無flap、有gear無gear、大thrust細thrust,

trim force都不會變,

使機師控制上減輕了很多工作量,

有更多的腦力照顧其他的工作。

 

而flight control方面777跟巴士一樣用fly by wire,

即是用電線訊號傳送機師的動作去flight control,

無長長的綱纜連接,減輕飛機重量之餘,

又可避免綱纜的拉長縮短,

無那種sloppy的感覺,

機師每一個微小的動作都直接反影在飛機上,

令飛行可以非常精準,動作可以很細膩,

但壞處是如果機師有些壞習慣,

例如很多self cancel的chok左chok右動作,

20180704 特殊技能(3)
飛機會有很多self induced turbulence,

即是根本無turbulence的情況下,飛機都顛簸不定,

這種turbulence是由機師的手製造出來的。

 

當知道每種機的特性,

就頗容易知道坐在的旁邊的機師曾經飛過那一種機種,

年紀越大,飛同一種機種越耐,就越容易估中,

因為那些飛行習慣已經根深蒂固,很難改變。

 

當坐在777 cockpit裡看另一位機師,

飛過747的人飛行時動作比較大,

很易有self cancel或over control的動作,

所以飛機比較不穏定,

很多self induced turbulence,

降落時有點粗獷,

因為動作上還有那種cater for sloppy control的感覺,

但trimming技巧就很成熟和敏感。

 

飛過巴士的人降落時手勢無煲型機師的細膩,

可能他們的動作習慣了連接著電腦,

不能直接反影在flight control上,

感受飛機反應的能力不能像煲型機師的敏感,

trimming上亦無煲型機師的快手,

這方面以初轉過來煲型的人較明顯,

當然這方面的缺點會因時間慢慢淡化。

 

不過飛過巴士的人對於壞飛機,突發事件的應付能力卻是無人能及,

因為巴士經常都有不同系統壞掉,

在巴士無敵複雜的系統下再加上壞左壞右的情況下,

還能了解飛機系統安全飛行,巴士機師的應變能力可謂世界一流,

尤其是巴士目的地有很多鬼地方,

不是ATC指你去撞山,就是泊好位後無情情有條友走上機賣飛機model,

什麼荒誕事件都會發生,

巴士機師見得多應付得多,自然駕輕就熟,

當然他們有時不發覺自己在講巴士術語,

一開口講open descend、ECAM msg,

就知你飛過巴士啦!

 

至於飛過777的人就比較難估,

因為現在就正在飛緊777!估乜鬼啫!?

現在的777機隊已經跟從前的不同,

文化上有很多不同背景和經驗的人加入777機隊,

所以會見到很多不同特質的機師,

很好的見過,

衰到無朋友的也有,

史丹現在的工作方針是,

保持彈性,

無事時友善,有事時強硬,撥亂反正,

即係話硬就硬,問你死未!

 

雖然這個估人飛過乜飛機的技能真係廢廢地無乜用,

但反正是一項免費技能,

多一樣也無妨,

不知道大家又有無什麼廢廢地但又好勁揪的技能呢?

 

史丹的煩惱

史丹已經成為隊長一段時間,

感覺十分特別,

因為這個職級的主導性很高,

整個飛行任務的過程都可以跟著自己想要的節奏去做,

而且工作上的彈性亦比較高,

很多時都可以依著自己的心意去改變工作的流程,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學習,

因為這個職級其中一個很煩腦的問題,

就是有問題時很難找人解答,

多數人有問題時都將頭轉向隊長,

那隊長可以問誰?

很多人都覺得隊長應該什麼都知,

不好意思,我不是神….

另一個令史丹很煩腦的問題就是…人,

我無法選擇跟什麼人飛,

機師的工作就是跟不同的人飛,

公司有成兩三千個機師,

什麼人都有,

有錢無錢,有品無品,

有型無型,好人衰人,

精人笨人,自信自卑,

高級初級,大師散仔,

年輕年老,有心無心,

真係你想得出的人都可能有機會跟你飛,

然而萬變不離其中,

只要大家互相尊重,跟著公司的procedure去工作,

一般都合作得很順暢。

史丹說得出一般都順暢,就即係偶爾會有不愉快的時候,

最令史丹煩惱的一類人就是憤世嫉俗老鬼,

係要老,又要係鬼(老外),又好憤世嫉俗那種,

有時會撞到一個半個這類型的人,

不滿這樣,不滿那樣,

跟他講升職,他說他從來都無興趣,

跟他講standard procedure,他覺得你好煩,

在公司已經廿幾年,他開始飛的時候史丹都未戒奶,

見到史丹這個隊長BB,一副未成氣候的模樣,

就會看不起你,而且將近退休,

會給你很多面色和不好聽的說話,

令整個cockpit的氣氛都很緊張。

從前史丹還是副機長的時候,

都受了很多這類型人的氣,

今天坐正隊長,還要受這些氣嗎?

然而隊長的工作不是研究受氣與否,

而是怎樣和這類人在cockpit裡都能令飛行工作順利完成,

在這個題目上史丹都未有一個很確實的方案。

某天去美國,和老鬼一起飛,

老鬼態度不太好,有點目中無人,

他說他已經在公司飛了廿幾年,

真的很長吧…(是史丹的兩倍)

機程中不停提著是他自己選擇不去升隊長,

而不是他晉升失敗,

得架喇,不用講太多,

史丹唔想知你過去,

你現在飛得掂架機就得架喇,

不過史丹都明白,

在這間公司要升隊長真的像跳入地獄再自殘三百次的感覺,

如果我快到退休,我都不想太辛苦。

準備descend時,當地機場溫度為攝氏一度,

無問題,正常程序,無什麼特別,

當descend到一半的時候,溫度下降到零度,

跟據公司的procedure, 我們要做low temp altimetry correction.

即是由於空氣冷縮熱脹的關係,

飛機實際高度會比高度計的讀數為低,

所以要將所有高度限制加高,令飛機不至撞山,

在sea level的機場,零度便要開始做low temp altimetry correction.

過程都有圖表查,不用幾十秒便可以完成。

史丹跟老鬼說我們要做low temp correction,

老鬼一臉不耐煩,只說一句,

「I think this is totally unnecessary.

I never do correction for low temp in my life.」

史丹心裡想著,

「This is also the most unprofessional comment I ever heard in my life」

史丹没有說出口,只是用一個堅定的眼神望著老鬼,

意思是:朋友,如果我出聲你都唔做,我怕你要提早退休!

老鬼見到史丹的眼光,

一臉無奈的在flight computer和minima都做了low temp correction。

到泊好飛機後,一般機師們都會一起離開飛機,

一來是禮貌,二來same team same dream嘛,

當然係一齊行啦。

而老鬼呢?佢真係采你都傻,

一早己經一支箭般離開了,

可能他真的很不滿吧。

老老豆豆,當天天朗氣清,四圍又無乜高山,又有ATC radar vector,

我自己都覺得low temp correction作用真的不大,

但飛行的standard procedure是一定要跟,

除非有好特別的理由,

否則我們這些機師是無選擇的,只有跟著做!

守護standard procedure確實地執行亦是我們的責任,

況且那些procedure又不是我發明的,

我不會無啦啦找些麻煩給你做,

那個動作都只是花你十秒八秒,有多難做呢?

我好希望他說的never do correction in his life只是悔氣說話,

否則我都不知道他怎樣在落雪的機場起飛降落。

話說回來,很多時史丹都會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待人處事不好,

令一些人不太接受史丹的指示,

還是人家真的看不起史丹這些隊長新人呢?

當然無可否認,工作上史丹都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進,

很多時史丹都在想,如果可以選擇的話,

寧可是自己處事不好,多過人家看不起自己,

因為如果是自己做得不好,我可以改,

但人家看不起史丹,我無法改變他人的想法。

到回程上機,老鬼當然又一支箭般自己走了上機,

史丹都開始習慣了他的行為,

飛行中途都無什麼特別,

因為今程不是他坐control seat,

但平淡當中,飛到中途一半,

突然收到客艙乘客一封信,

話要在飛機上跟他女朋友求婚,

要全機空服幫手,又列隊,又要廣播他的音樂,

又要開香檳(佢話佢畀錢喎),

又有成本劇本叫全部機組人員跟著做,

還要隊長幫手做announcement,

他說之前己經通知了航空公司,

請各位空服合作。

首先,成人之美是好事,

不過,史丹無收過任何通知說有乘客要搞場大龍鳯,

飛機已關燈,所有人都在睡覺,

我不認為有什麼人會想全機開燈、播歌,睇你做show,

還要大部份人都睇唔到你商務位在搞乜東東,

另外,空服們是有自己要做的工作,

不會放下自己的工作去跟你的劇本幫你開show,

所以史丹拒絶了乘客的要求。

但史丹剛剛才說過成人之美嘛,

又怎能完全的拒絶他呢?

史丹跟ISM商量一會,

定下了一些條件,

1.) 不可影響其他乘客休息,

2.) 不可影響空服們的正常工作,

3.) 不可以煩到我!(或機師們)

如果他做得到,我就給他十分鐘玩個超簡化版求婚,

當然要麻煩ISM去跟男朋友打探清楚,

確定女朋友是否超高機會嫁畀佢,

否則搞場大龍鳯之後給女朋友拒絶,

那就真係金翅捉虫鳥…..

最後大家傾掂數,

在descend前空服們有點空閒時間給他玩十分鐘,

那個時候其他乘客都已經醒了,

不怕打擾他們休息。

老鬼知道史丹批准乘客求婚,

他覺得很不滿,說如果是他一定不會理會那個乘客,

覺得這是很無聊的事,

史丹說:「由頭到尾我都無叫你去理那件事喎,不用你粗心呀。」

史丹心想,方丈報三日唔埋兩日又話「因管理不善的什麼什麼航空…..」

如果今次能成人之美,傳了出街又有單好新聞中和下都唔錯丫。

講回客艙,

空服們都好有心,

用剩下的snack和甜品,幫他做了一個臨時蛋糕,

再播段短音樂,給他造點點氣氛去求婚,

其實詳細過程史丹都不太清楚,

因為descend前機師們都很忙,

没有太多心神去理客艙的事,

降落泊位後老鬼依然一支箭般玩消失風雨中,

而史丹就去打聽一下求婚的結果,

原來女朋友已經來到cockpit門口,

要說聲多謝,她已經由女朋友變做未婚妻了,

非常好,總算無白廢大家的心機。

之後這件求婚事件有無出街?無。

方丈報有無繼續講「因管理不善」?有。

唉,睇來公司的大形像都不是一朝半日能被我們這些小螺絲改變….

史丹應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一起工作的同事,

到現在都無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一刻史丹都只是做自己,

當然每種不同的對人態度都有不同的好處和壞處,

我想都要好一段時間去拿捏清楚…

機師的光環

好多時街外人對飛機師的形象都是從電視電影而來, 機師們總是圍身名牌, 很有型咁在機場穿梭, 在其他人眼中總是有光環包圍著似的, 史丹入行前都有這種憧憬, 可能自己外表一向都比較適合幕後工作, 入行後都無法套上這個美麗的光環。 想當年史丹還未入行, 還是在考cadet pilot的階段, 其中一個環節是去澳洲試飛, 好讓公司睇睇你的學習能力有多少, 當時史丹同屋有位很富有的室友, 他真的很有錢,中學時代已經開跑車返學, 完成中學後又可自費去考商業機師執照, 估計最少都要幾十萬, 他還有multi-engine rating, 史丹當時都認為他應該十拿九穏可以考到cadet pilot。 還記得當時他說機師身上一定要有三樣東西要名牌, 太陽眼鏡、手錶和筆, 太陽眼鏡要Ray-Ban, 不用多解釋,Ray-Ban當然是傳統機師太陽鏡的代表, 要時尚一點,Oakley都是很潮的選擇~ 而手錶要戴Breitling, Breitling就是機師界的Rolex, 那為什麼不戴Rolex呢? Rolex可以炫耀有米, Breitling可以炫耀有米之餘,更可以炫耀自己的職業, 所以Breitling比Rolex更適合機師, 至於筆…. 他說要用Parker, 我不知是什麼原因,可能只要是貴價就可以…. 他說有這三樣名牌才似一個真正的機師。 試飛完畢後,過了一段時間公司打電話通知史丹成功考入了cadet pilot, 但有錢朋友卻落空了,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不獲取錄, 而史丹亦無什麼特別比他優勝,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