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

前幾天有機師同事墮樓輕生,公司急忙寄電郵給同事們,說會給其家人支援,還有公司醫生、求助熱線、輔導聯絡等資料,新聞没有詳細報導輕生原因,只曾提過有遺書提及感情問題。 做機師的人,總算個能分析、能解難的人,雖說是感情問題,但我認為壓力不會只是單一來源,能令一個懂分析解難的人輕生,壓力一定大得不能接受。 我已經連續有好幾班機的同事,剛完了stress leave回來,還有完stress leave回來後,立即辭職的人。(Stress leave即係你認為你壓力快爆煲,不宜飛行,要放病假,少則兩個月,多則唔知幾耐。)公司說會給輕生者其家人支援,我只想說,支援是好事,但可否在大家還在生時去支援,不要死了才去支援。 超過一年無見家人,可否請某段日子的假期?No, not enough slot唔要錢,可否請無薪假?Disapprove, not enough manpower每一班機都係通頂,可否改改起飛時間?No那麼多人離職,可否給他們一些假期休息一下,挽留人才?No, we will recruit more機師們是不滿意新合約扣減待遇而離開。No, it is only because of COVID無數隔離、檢測、等候、報告行縱、填表、編更問題、通頂飛行、家庭分離、收入減少、禁閉酒店,所有都是壓力來源,我真係唔想有天,有人在惡晒城跳下來,才明白,係喎,機組們無得到足夠的支援喎。 再講多次,請在同事們在生時,好好珍惜、支援他們,不要讓悲劇發生後才去補救。

優雅又脫俗的雀

現在的世界實在很混亂,肺炎令人恐慌,國家之間戰亂不停,香港社會不穏定,但我身為一隻優雅又脫俗的雀,係唔會因人類世俗的問題影響我。 我在星空下站在高處,用平靜的心看著世人的繁囂煩惱,有種從天堂看著塵世的感覺。 人類為不穏定的生活而奔波,滿佈擔心憂愁的掙扎著,我卻可以偷得浮生,約些知己一起欣賞美景,品嘗美食。 你們為不穏定的社會想著移民,我身為一隻屈機放縱愛自由的雀,根本不用考慮什麼移民,在高空看著你們要坐在巨大機器中才能飛,我隨時一拍翼,就可以去遙遠不同的地方。 高飛厭了,我又可以低飛展示一下我的飛行技巧,你們人類這些又嘈又巨大的飛行機器,根本無法影響我這一隻無雀的腳仔,你在我身邊有多嘈吵,我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會阻礙到我灑脫的飛行英姿。 你睇! 噢.....! 頂你個肺!死人雀~你死就死遠啲啦!又要我寫報告阻住我收工!

颱風

颱風在香港夏季很常見,很多打工仔一聽到八號風球就「正呀!唔洗返工呀!」,本來八號風球停工係為了不用返工途中危險,但航空業有很多人颱風中都要返工,究竟點解呢?想極都想唔通,航空從業員莫非有不死身?尤其是機組人員,去返工地點打颱風很危險,上到飛機起飛降落更危險,面對這些危險好像好應份的樣子,的士大哥都例牌打風加幾百,點解機員打風返工又人工包咗㗎呢?想極都想唔通。 本身史丹正正是颱風最近香港時要返工,還要短機,即係起飛降落都遇颱風,公司一向的做法係,你去啦,試咗先啦,起唔到飛就等吓啦,降落唔成功咪go-around再試囉,燒十幾廿噸油試極都唔得咪divert囉,這種做法有點像「你飛又唔係我飛,有乜所謂。」 幸好近年公司的做法改變了,預測風太大,天氣太差,多數都好主動去cancel operation,這樣除了比較安全之外,都慳好多油錢、crew hour錢和不同的co-ordination,比之前好好多。 今次史丹本來已經想好很多原因去說服公司取消班機,打電話返公司時,「你好,我係史丹隊長,我今晚會飛某某班機...」都未講完,「你班機已經取消了,有什麼幫到你?」噢..... 點解無人通知我班機取消咗嘅?我個更表又無update嘅?Anyway,總之打風不用飛我就覺得OK,當然,有很多同事還在天空上,在颱風中降落真係超大壓力,大家都要加油,小心安全。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