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Conversion Course

要在機師牌照上加多一個rating(像車牌加多個棍波van仔一般),機師們要上ground school,學你那rating的機種的system知識,之後會有個考試,那些知識從何而來?不要以為這叫做ground school,就真係當它是一間學校,上ground school之前,公司已經send了一條online link給你,上網自學!慳錢嘛,無計啦, Online learning又長又悶,整個online learning要48小時,係坐足,對著電腦48小時,絶大部份的東西史丹都已經知道了,所以覺得勁悶,勁難捱。到真正的ground school時,那些導師只是加強你的認識,你不是坐低等人教。 今次的Ground school裡,有很多都是隊長,聽講因為747機隊非常缺隊長,當中有些題目,都會跟First Officer一起上課,如果你想知道FO跟Captain上課時的主要分別,望一望史丹的課堂便知道了~ FO很努力的學習中,史丹吃太多午飯,飯氣攻心,靈魂出竅,Monkey就不停上網,看自已喜歡的網頁,導師說這個conversion course的課程,由SO到隊長都是同一個course,大多數的課程內容隊長們都已經知道了,難怪史丹睡著了….. 有了Ground school教飛機的知識後,就到飛simulator,練習飛行上的技巧, 一講到可以落手落腳飛,史丹就成個人都精神晒~史丹很喜歡練習飛行上的技巧,因為真實飛行上是没有太大機會去練習,尤其是那些non-normal situation。 Simulator的總數,跟你之前的飛行經驗是有關的,如果你是新機師,或是cross type conversion,即係煲型轉巴士,或巴士轉煲型,Simulator的節數都會多很多,大約都有二十個sim,而史丹要做的大概是on-type conversion,因為是煲型(777)轉去煲型(747),飛行感覺和理論都有點相似,所以sim的節數都少很多,不計考試sim的話,只有六節sim可以練習,而sim考試是跟著民航處定下來的項目去飛的,大至上是正常起飛降落,一個引擎死了的起飛、降落、reject takeoff和go-around,有depressurization的緊急descent,有holding,有大霧時的procedure和起飛降落,而747就有特別加許項目,就是需要無比體力和集中力,遠近馳名的2 engine inoperative landing,無錯,747有四個引擎,死了兩個,飛機差點飛不起,踩rudder踩到腳震震,飛得不正確的話,飛機會用它的poor performance來懲罰你,Performance係可以差到連level flight都做不到。 另外還有base training的考試,即係用大飛機飛circuit,不停在同一條跑道上做起飛降落touch and go,要在不同的風速風向,日間和晩上,不同的instrument環境下,都能成功穏定地起飛降落才算合格。 完成以上的東東,都只是完成牌照上的手續,Simulator的部份完成就要上真飛機訓練,初時幾個sector除了有訓練隊長一起飛外,還有一名safety pilot一起飛,即是總共有三個機師,因為怕訓練隊長有什麼身體不適的話,新學神一個人搞唔掂嘛,到練習了幾個sector,比較上手的時候,就只有訓練隊長跟你一起飛,其實可以練習的時間的確很少,正常來講,10個sector內需要完成整個訓練,並且要飛機上考試合格,才可以放你出去真正的進行飛行工作,對於這一天的來臨,史丹確實很期待。

舉手過檔

經過超過一年的停工期,
整個世界都變了很多,
航空公司的工作都跟從前很不同,
不同國家的防疫要求都不同,
而且無時無刻都改變著,
公司要不停的配合政策轉變,
同事們都辛苦得叫救命。

另一邊廂,客運需求疲弱,
一眾777客機機師都在家中齋坐,
一直無工開,當然心驚驚,
有些人可能說:「喂,你哋唔開工都有糧出喎,唔好咩?」
哎呀,你咪鬼玩啦,
唔救火的消防員有乜用?
唔煮食的廚師要來做乜?
唔飛的機師是什麼?
公司有什麼風吹草吹要減人,
第一個一定踢走這些有糧出無嘢做的人,
再者講到飛,是機師的天職,
只有在空中,機師們才感覺到真正的充實,
(最少我自己是這樣想)

在貨運方面,疫情中需求還不少,
没有跌得太利害,而且現在還慢慢增加中,
所以公司都差不多靠著貨運去吊住條命,
貨機機師們都飛過不停,
有很多貨機機師都已經年半没有放過大假,
長時間無法見到家人(公司很多外籍機師嘛),
疫情中工作有著很大很大的壓力,
不停的肺炎測試、隔離、醫學監察、零晨又去飛、外地隔離、不可出街、再測試、只可外賣食物、又隔離、飛十幾日先返香港、又測試、要等指定的士才可回家、一等又幾個小時、又醫學監察、又測試、身體有問題不可去醫院(十四日內離港嘛)、又去飛、去Mexico City考驗你high elevation airport 的降落技巧、去Anchorage考驗滿天飛雪加windshear的operation、又隔離、繼續測試,講通宵都講不完的壓力。

巴士機隊就相對穏定,雖然飛行時數上還可以,
但同事們疫情中工作都一樣辛苦,
由於巴士飛機的營運成本比較平,
所以市況低迷的時候,公司盡量將主要的運力都轉去巴士,
而大部份的777就泊在大沙漠,香港無位又潮濕嘛~

由於之前有裁減機師、又關閉外站、又有自願離職,
突然間貨機機隊非常等人用,公司問機師們,
誰想轉去飛貨機就舉手,


史丹晨七咁早就舉咗手啦,一直都無消息,
跟著到龍仔航空摺埋,
公司接收了很多架巴士321neo,
都很需要機師們舉手過檔,
史丹都有舉手,但都係無消息。
同事們議論紛紛想不想轉fleet,
有些人想去747貨機,因為一定有工開,
收入上會比其他的機隊好一點,
而想去巴士321細機的人,
就覺得有個321 rating,全世界搵工都易好多,
因為絶大部份的航空公司都用巴士,
有這個rating,機師們的牌照都特別值錢,
另外就有些人打死都不想轉,
都就快退休,還搞什麼conversion course那麼辛苦,
不如安坐家中休息休息好過。

貨機需要更多機師,
最後舉手的數目,滿足不到需要的人手,
結果就很簡單,
公司命令你去飛貨機,
This is an order,
無得say no,
被命令的人當然不太高興,
因為不是自願去轉,
但大家都心知你只有兩個選擇,
一係做,一係唔做,講完。

而史丹的preference 呢?
求鬼其啦!有得飛史丹已經很開心喇。

不過一直等,
等等等,等極都無聲氣,
史丹都有點氣餒,
個心放低了,不想再想太多,
差點忘記了再追問這件事。

突然有天收到電郵,
話下個月史丹就要上747貨機的ground school,
噢!都好吖,
雖然聽講貨機的更表真的很爛,
但起碼疫情中必定有工開,
而且,史丹初入行時是飛747客機機隊,
當時是second officer不能做起飛降落,
心中總有一點遺憾,
今次能再以隊長的身份踏上queen of the skies,
有一種今生無憾的感覺,都唔錯~

停飛

公司之前公佈了自願離職計劃,
已經有很多機師離職了,
有些是自願離職,
有些就是太久没有回老家,
迫住都要辭職,
我說的太久,是指超過一年,
疫情和社運,都把航空業打得半死,
史丹都已經超過一年無飛了。

無得開工,
公司又要縮減開支,
機師們當然首當其衝,
個個都要轉新合約,
你不想轉就可以說再見,
新合約什麼也要cut,
機師們收入大減四五成,
想起都傷心…..

另外公司傳聞一直滿天飛,
又說要再度大裁員,又要放特長無薪假,
天天聽到這些消息真係好易心臟病發。

史丹看看自己之前的出勤記錄,
原來上次飛已經是上年年中的時候!

過去這一年一點都不值得去記念,
無得飛,是真真正正的無得飛,
無機、無sim、無ground duty,
什麼都無,
要面對將來公司能否繼續養活這班機師,
心情十分複雜,
很不安,因為突然零收入的話,經濟上確實有很大壓力,供養家人,供養父母,供樓,小朋友們的學費等等…..
很無奈,其他同事們都在whatsapp group裡講著自己開工飛行的事,只有自己像在等待行刑的日子。
很擔心,如果真的要轉行,可以做什麼呢?全地球都不想要機師,史丹其他的技能(或者說無乜技能),全部都賺不到錢的,點算。
很害怕,史丹真的好怕原來自己已經last flight了自己都不知道,史丹好想將來有榮休的一天,實實在在的跟乘客說,這是我最後一班機,服務廿幾三十年了,很開心安全的帶大家在地球四處去,很想像個畢業禮的完成自己的飛行事業,盡力飛好最後的一班機,但如果自己已經last flight了都不知道,就像你不知道你明天就要死了,不知道你今天是生命裡的最後一天一樣,很悲哀。

已經在這公司十幾年,史丹人生最精采、最曲折離奇的故事都編織在這間公司上,飛行工作在史丹心裡不只是一份工作,而是很有意思、很有義意的使命,過程中史丹估計都給人們一點感動一些改變,如果一個電話或一個email就跟你說以後不用你飛,把你用燃燒生命換來的成就隨便一腳便踢走,那種感覺真的不能三言兩語形容得到。

有同事安慰史丹,說公司有那麼多expat(外勞)機師,如果公司要裁員,理應先減外勞,因為本地人飯碗都不保,怎樣講也不應留外勞而炒本地人,入境處應該不會給他們工作簽証,但這些全部都是推測,實際會怎樣,都要留待時間才知道答案。

有時心情都有點鬱鬱不歡,便會出去做做運動,找朋友傾訴一下,這點很重要,史丹知道自已是為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而擔憂,事情尚未發生,如果不停的鑽牛角尖,不停的擔憂,真的會很傷身,要學懂怎樣去控制自己的負面情緒,當然講就容易做就難,人始終都會有情緒。

朋友說幸好史丹的實力雄厚,無論結果怎樣,應該都大步檻過,他不是說史丹財政實力雄厚(係就easy啦!),而是說史丹的屬靈上有些實力,這點史丹自己都有點點懷疑,不過回望發生過在史丹的大件事,又不知道為什麼,好似冥冥中上天在幫助史丹走過死暗幽谷,很難簡單的解釋得到。

另一位朋友又說,你要有faith!要有信心,你是個有經驗又有心的機長,一定會有用得著你的地方,要相信自己,某程度上史丹確實有點失了信心,真的要學習去交托。

有時孤單一人的時候,會有點悶悶不樂,有很強的無力感,總會有很多事情要擔心,這個時候心裡都會有個影像,在樹屋中的史丹看著屋外的一個蘋果,整棵樹都只有這個蘋果,好似很孤單很悲慘,但簡單的一個蘋果可以是牛頓的啓發,或者可以養育野生動物,又可以是果樹生命力的象徵,很在乎我們怎樣去看、去面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都明嘅,人的能力的確很有限,有時真係要卸一卸膊,把自己的憂慮交托給上主,多多禱告,求主帶領。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
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腓立比書四章6至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