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

幾年前冬天的一班機,一如以往,一齊平安正常,航班需要延遲,等著ATC的clearance,這亦是見怪不怪,班機延遲的原因多不勝數,大多數都不是史丹能控制的範圍,所以都只有呆呆的等。 當史丹很悶餅地望著窗外的飛機,聽著又等著無線電的clearance時,空服帶著微笑走入cockpit,「我地有個乘客正在投訴航班delay太久,他要見你並要求解釋。」空服用溫柔的眼光望著史丹,史丹覺得很奇怪,平時有客投訴到機長的地步,多數都很大件事,空服們都會很認真很緊張的來找史丹幫手,但今次她今次說話語氣很古惑,像有點伏線,眼神似在期待看我怎樣去處理這件事。 史丹再問清楚因由,原來那位乘客是一位中東籍的小朋友, 正在跟爸爸一起坐飛機回美國的家,但史丹的班機已經delay了個多小時,他越等越心急,越急人就越焦慮,最後大哭大叫說要起飛。 空服姐姐很溫柔的走去問小朋友有什麼可以幫忙,小朋友亦老實的說明他不明白為什麼那麼久乃未起飛,覺得很不開心,空服姐姐十分有耐性的聆聽小朋友的感受,「不如咁吖,我帶你去見機長,他最清楚現時航班的情況,一定可以講你知點解咁耐都未出發。」她微笑地提議。 空服姐姐把小朋友帶到cockpit,「史丹機長,這位乘客不滿為什麼那麼久我們還未出發,他想找你解釋一下 。」史丹:「噢,你好呀,請問你叫咩名呀?」「我叫 –ar— Ab–ul— Fah—- Fais—- -al— –ie— ——」小朋友含著淚答,史丹聽到他的名字長過自己的pre-start checklist,就放棄了記著他的名字,「呀, 小朋友我聽到我的同事說你很傷心,是否有事想跟我講呀?」史丹用理解的眼神望著他,小朋友亦很認真的解說,他非常心急想飛去見自己的家人,但飛機一直都未出發,令他覺得好心急,但又無人幫到手,所以他十分傷心,史丹知道他是爸爸帶著他坐本班機,「你知唔知點解我地會delay?」史丹問,「唔知…」小朋友答,「你爸爸知唔知點解我地會delay?」史丹再問,「佢都唔知…」小朋友無奈的答,「咁就啱晒喇!」史丹興奮的望著他, 「不如咁吖,我畀個任務你好唔好呀?我將會在機艙裡廣播飛機delay的原因,而你就要好留心在你爸爸身邊聽清楚,再解釋一次畀佢聽!你爸爸都靠晒你才可知道幾時可以起飛呀!你真係好重要㗎!」史丹提議,小朋友聽到後覺得自己很重要,好似人生又再有目標有盼望,表情都開朗了許多,很期待可以完成這次任務,「嗱,我唔會即刻做廣播,我等你返埋位,坐定定先做廣播,等你可以聽得清清楚楚,好唔好呀?」史丹給他一個信心的眼神。 他很興奮的衝向自己的坐位,怕會錯過史丹廣播中的任何一個字,滿有盼望的看著天花的喇叭,很留心的聽著史丹的廣播。 史丹今次的廣播亦講得特別慢、份外清楚,希望這位小乘客可以滿意,Delay的原因其實不重要,因為來來去去都是差不多,最重要係你由絶望轉變為盼望,由傷心憂慮變為期待結果,人生再有目標,再有希望,現實不能改變,也不會改變,史丹的飛機依然在呆呆的等,但你的心卻令世界更美麗,你內心的平安快樂也令你身邊的人喜悅。 記住呀,你看不清你的將來,感到憂愁,但你還有家人。你看見自己失去的,感到悲傷,但你還有你擁有的去珍惜。你覺得全世界都給你絶望時,都還有很多人為你默默禱告。 “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 羅馬書 15:13

大樹小草

肺炎一直都在全球肆虐,把航空業打擊得稀巴爛,史丹這個小機長當然都大受打擊,拿了兩次無薪假,又被放晒自己的有薪假,再没有什麼航班可以飛,史丹已經很久無飛了,好掛住自己個cockpit。 萬眾期待的更表剛剛出來了,頂…… 又無得飛…..見到自己空白的更表,好有一種空虛感,尤其是感到我們的職業被世界遺棄。 再望望公司和出了街的新聞,什麼無薪假,什麼唔係好肥的肥鷄餐,什麼蝕了九十八億,什麼有一半飛機要放沙漠長泊。 每次看到這些新聞個心都沉幾沉,真係有點點depress….. 正係有些depress的時候就無啦啦打場颱風,因肺炎又無工作一正都困在家裡,望著窗外的風雨, 唉,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 黑仔開就係一直來……困在家太久,想落街跑個跑,再看看自己的黑鞋,喂,老婆,點解我對純黑鞋會變咗小鹿班比咁嘅pattern架? 疫情中很多同事都多了時間,看見同事們都百般武藝,都是人生勝利組,再比比自己,有時都不自覺想著,點解我好似好廢咁。 有時跟呀仔呀女同學們的家長溝通溝通,家長們都不乏有錢人,很多是住獨立大屋,有幾個工人,又有司機車出車入的,有做生意的大老闆,又有什麼什麼明星二代,再把史丹這個小機師比一比,撞鬼,我都真係連草根都不如。 將這些情境全部放在一起,一個很多個月無工開,放了很多無薪假,唔知幾時被公司炒,收入大減無什麼技能的史丹,聽著新聞講公司快要收皮的新聞,臉書中不停浮現著其他人的人生勝利組,Whatsapp著不同的有錢家長,自己就呆望窗外的颱風大雨,看著自己連草根都不如的倒影,再眼尾苗到被漂白水漂到一怱怱的「黑」鞋, 唉,很重的稀虛感呢……. 不過….. 史丹都算經歷過一點苦難的人,由於痛苦過,就更學懂怎樣面對逆境,反正都無工開,一如老薑出山,叫呀女教我彈隻古典歌,好讓自己脫離一下那些壞心情。 而我經常都提醒自己的小朋友,不要羨慕同學們的財富,不要跟他們比較,(雖然我經常都不自覺地比較了)人比人,比死人。 每次我又想去比較別人的時候,我都盡量提醒自己, 大樹有大樹的生,小草有小草的長,不要因你是小草而去羨慕大樹,睇少自己,因為不是每個人都留意到,小草都能長出美麗燦爛的花朵~

貨機

肺炎疫情給整個航空行業都帶來很大的衝擊,而航空公司要在這巨浪中生存,就必須因應環境而變通,以現在客量大減的情況下,把運力轉向貨運是其中一個必然的選擇。 本來史丹公司有分客機和貨機的機師,客機機師可以兩款機都飛,而貨機機師就只做貨機,貨機的更表變化無常,經常都在零晨起飛降落,而且走一轉可能要離港七日以上,對身體和家庭生活上是很大的負擔,所以這個崗位並不算很受歡迎。 疫情中貨運需求仍然很大,史丹便被派遣去幫手飛貨機,史丹本是客機機師,平日都有空服幫手做事,突然要飛貨機,只有機師,没有空服,要用客艙的東西時就有點不適應……有很多次都有意外情況。 究竟咖啡機點用㗎?研究了好一會兒才懂怎樣用。 飛了五六個鐘先發現上機時唔記得開chiller,那幾個crew meal變得份外溫暖….. 今轉機無餐食了…. 喂朋友,你個galley cart好似調轉咗放喎,啲cold air入唔到個cart到,我們今轉又無飯食喇….. 個oven點用㗎?什麼dry heat steam heat乜鬼嘢來㗎? 我heat完我個scrambled egg變咗個嚿石頭咁乾…… 成架機得四個人,點解有二十盒牛奶嘅?一睇就知係因為怕你無奶用啦~ 史丹已經很多很多很多年無飛過没有乘客的飛機,平時不會有機會用的東西都想試試看。 在黑暗的客艙裡。 起初,史丹看著客艙。 一切都混沌黑暗, 史丹的手指在cabin light panel上運行。 史丹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史丹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史丹稱光為「商務艙」,用來食飯。稱暗為「頭等艙」,用來瞓覺。這是頭十分鐘。 史丹說:「咖啡機的水要聚在一處,使咖啡流出來。」一按esppreso制就成了。史丹稱好飲的為「illy」,難飲的為「浪費食水」。這又玩了十分鐘。 史丹說:「Galley裡有青草和種子組成的沙律,並分了早餐和晚餐,各從其類,提子都包着核。」事就成了。於是放了早晚餐入oven,並食了包着核的提子。有晚餐,又食早餐,是第一次。 史丹對着relief FO說:「看哪,我將那些special meal都賜給你作食物,至於機上的SO,我將機上的薯片都賜給他作食物,他還有位置去肥。」事就這樣成了。史丹看着一切準備都甚好,吃了晚餐,又食了早餐,已是零晨六點半。 飲飲食食都做齊了。到早上七點鐘,史丹的休息準備工作已經完畢,就在七點鐘歇了他一切的工作,crew rest了。 估不到飛貨機都覺得有點神聖~ 當然,如果你crew rest時瞓唔著,都唔洗驚! 可以休息時換套𥘎,在客艙跑十個圈,是很好的運動! 如果你都覺得好悶,可以在晚上飛的時候,而所有cabin的燈都已關掉時,扮鬼嚇個FO~ 或者, 在SO很專心的在頭等看電影時,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