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飛行

之前跟師弟討論買私家車的原因,師弟說在香港擁有私家車實在很不智,因為做車主的使費又多又貴,就算天天坐的士都比做車主化算,某程度來講史丹都很同意做車主的確是貴,但私家車是私家車,的士是的士,一個是奢侈品,一個是非奢侈品,很難直接比較….. 跟著師弟加一句,要買車只有一個原因……. 溝女!只有這個原因才值得買車,但我認為有靚車才受溝的女不要也罷…. 不過史丹没有講出口,只是覺得師弟還有很多青春去搵錢買車溝女,一試無妨。 男士們喜歡開靚車溝女,一方面可以展示自己的財力,另一方面心理學家曾表示,馬力大的車可將男士的力量放大,一下地板油零至一百只需幾秒鐘,引擎聲雄渾有力!好man呀!但很多時男士們都忘記了是架車大力,而不是他手臂大力,有點自我陶醉的感覺…. 車要快才夠威,史丹當年拍拖時無車,無得快,無得威,點算? 不用怕,史丹當年剛剛在飛行學校畢業,一於帶女朋友(今天的老婆仔)去飛,睇睇是人家富二代架法拉利快,還是史丹架飛機飛得快,夠快夠威吧?! 要租一架私人飛機,雖然不用請飛機師(因為自己就係),其實還是很貴,飛一個小時的錢都夠一張來回Adelaide和Sydney的機票,但人生一次半次威一威,不要慳這些錢吧。 當天要下午才有飛機可用,但史丹一早便去把自己的飛天法泣利抺得乾乾淨淨, 飛之前用史無前例的用心程度去檢查飛機,之後再帶齊搵食工具,與女友一起上飛機去準備遊機河,起飛前正常的程序要在runup bay測試一下飛機的引擎和其他的系統, 其中測試引擎的時候,史丹覺得引擎的聲音跟平時有一點點不同,但又講不出有什麼不同,總之就是有怪怪的感覺,再看看儀儀表,各項讀數都正常…… 可能是心理作用吧….. 在taxi去跑道的時候,史丹其中一個briefing係要講解萬一有意外要怎樣離開,又不知什麼原因,史丹把這個逃跑briefing重覆講了幾次,好似真的將會發生意外的樣子,但史丹真的講不出飛機有什麼問題,以史丹所學所知的程序,每樣東西都正常,只是心中有點怪怪的預感。 到起飛的時候了,史丹在跑道頭,推盡full power,飛機開始加速,一切正常,只是引擎聲音心理上總是跟平日有點點不同,飛機如常加速到rotate speed,史丹拉一拉control,飛機飛上了天空,第一次跟女友飛,內心應該很興奮,但今次史丹卻異常地緊張,飛機爬升的時候,跟平日一樣,set好attitude,再加full power,這是平日正常的爬升的程序,但今天有點不同,飛機爬升了幾百呎之後,並没有再爬升,引擎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就算史丹推盡full power,飛機都只能緊緊在三四百呎的高度maintain level(平日閒閒地都飛幾千呎啦), 史丹只見機下面的房屋像快要撞到飛機轆,心想:「撞鬼啦,第一次帶女飛就炒機?唔係咁黑仔呱?」而女朋友仔呢? 她什麼也不知道,只覺得低飛好有趣……. 現在史丹知道引擎的聲音為什麼不同,因為引擎根本就有心無力,那並不是full power的聲音,那只是partial power的聲音,不要以為史丹臨危不亂, 其實史丹驚到滿身大汗,手心大汗得差點把control column滑掉,本來起飛後的engine failure應該立刻推低機頭,找飛機正前方的平坦地方緊急降落,馬路又好,公園又好,停車場都好,死不去的都會者嘗試降落,但今次不同,引擎還是運行著的,飛機還緊緊可以在空中飛,只是不知可以捱到幾耐,史丹立刻用無線電跟tower說:「callsign XXX, request landing」 ATC:「huh? say again?」 雖然ATC把口只是問say again, 但史丹知道他心中一定是說:「你個P牌仔,係到o翕乜村呀你!?剛剛起飛就話要降落!」 史丹:「I have partial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