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魚蛋

史丹寫blog多年,都不知講過幾多次考試遇到辣魚蛋應否請病假避一避風頭, 當然想當年史丹技術不足,諸多痛腳給考官拿著, 還要硬著頭皮去跟不同品種的辣魚蛋飛,當然一點都不好受, 經過多年來的歲月洗禮,從十八銅人巷打出來的史丹, 己經變了很多,現在如果又見到難搞的教官的話, 史丹都做好心理準備請假,因為費鬼事煩, 又要給人家畫花自己個訓練報告, 年紀大了,都無那麼多心血跟那些不停繁殖的魚蛋去周旋。 不知不覺又到續牌的時候, 今次被編派了跟一粒新品種辣魚蛋飛sim, 史丹從未跟他飛過,但據探子回報, 新品種辣魚蛋情緒極不穏定, 殺人不見血,如果在考試中稍有錯誤, 他便毫不留情,大筆一揮…. 訓練報告中的批評意見像萬箭穿心, 没有一點破綻,没有一點能給你解釋的機會, briefing時問的問題亦極為深入, 不把你缺點找出來,他絶不心息! 撞鬼囉…. 今次軍情真不妙, 這粒新品種魚蛋莫非係基因突變出來的? 真的那麼辣?今次的情報可靠嗎? 在史丹正在分析今次情報之濟, 剛巧有位同事又要跟同一粒魚蛋飛, 史丹立刻問同事拿更多的情報, 結果…. 原來同事己經請了病假, 看來今次的軍情應該幾可靠…. 而史丹又怎樣呢? 思前想後應否請病假, 正拿起電話想打去公司請假…. 心想….. 史丹從來都未試過因避魚蛋而請病假, 今次破戒咪好樣衰? 史丹放低了電話…. 頂…. 樣衰都好過給魚蛋寫壞訓練報告丫! 會影響升隊長的機會呀! 史丹拿起了電話…. 閉….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