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史丹粉絲飛

某天見到一位新舊同事的臉書上寫著,
「好興奮呀,今晚同傳說中嘅史丹飛呀!」
哈,講到史丹有點似傳說中的巨龍一般,
真的不敢當啦~~
讓我介招一下這為新舊同事–呀來,
呀來有多重身份,
他是新同事因為他現在是新加入的second officer,
他是舊同事因為他以前是簽派部的密探,
專門收集公司小道情報再發放給前線機師,
他又是一位降頭師,
但他不懂落降,只會解降,
他能夠把「逢在簽派部工作的人,都不能成為本公司機師。」的降頭破解,
他是第一位能夠解降而從簽派部過檔做機師的人,
史丹問了他很多次怎樣解降,
他每次都答:「這是天機…. 不能說!」
真的很神秘呢~
他還有一個非常十分極之重要的身份…
他是史丹的粉絲!yeah~~~~
不只他自己是史丹的粉絲,
他媽媽都是史丹的忠實粉絲!(感激伯母欣賞!)

呀來很感激史丹幫助他加入機師的行列,
太言重了…
但其實史丹在他見工的過程中只講過兩句說話,
第一句:「你應該識的東西要識,不應該識的東西不用怕唔識」
即是acountant應該識balance sheet,
但不用識aircraft operation manual,
簽派部員工應該識公司的policy,
但不用識什麼Vmcg等於幾多Vstall,你不懂也很平常。

過了一段日子,呀來打電話給史丹說,
「唉… 好失望,公司通知了見工失敗。」
這是史丹講第二句說話的時候,
「唔….. 我估recruitment應該係搞錯咗,我認為你無乜問題吖。」
史丹只想安慰他一下。

又過了一段時間,呀來又打電話來,
「史丹!公司話真係搞錯咗呀!佢地收我做cadet呀!」
估不到史丹把烏鴉咀真係開口中….
先旨聲明!史丹什麼也無做過~

呀來一向對飛行都很有熱誠,
對每件事都很認真的去做,
今次可以跟史丹飛他都十分興奮,
跟呀來飛01
史丹問:「你為什麼那麼興奮呢?」

跟呀來飛02
因為後面好多囡囡好靚女啊~~~~

唓…… 還以為你因為跟我飛開心….
Anyway,既然你有工作熱誠又喜歡後面那些囡囡,
就請問你Operation Manual Part A,

跟呀來飛03
Second Officer Duty那一段,
你的duty是什麼?

不用想了,是管理好我們的三文治,
同負責約囡囡出街玩,
落機後所有機師都一起去吃牛排、飲紅酒再shopping,
今次有無靚女一起去就全靠你喇~~
你有一班機的時間完成任務!

到飛機降落後,
史丹問呀來成績如何,

跟呀來飛04
答案竟然是….. 一個女仔都約唔到!!

你真係一個不合格的second officer呀!
隊長都點點頭同意。

既然這個second officer不能做好他的duty,
唯有隊長出馬!
在坐crew bus去酒店期間,
隊長氣宇軒昂的站在大家前面,
用磁性和雄厚的語調跟空服們說,
「今天我們會出去食lunch和shopping,有興趣一起去的人兩點鐘在lobby等!」
不夠兩秒,就有空姐報名,
隊長出擊果然不同~

到酒店後小睡片刻,大家都在大堂集合,
由於酒店訂車很貴,
我們決定Uber一架車出去,
這是史丹第一次Uber,應該叫什麼車呢?
哎吔,求其啦,有什麼車來就上什麼車囉…
OK…
史丹就Uber Black了一架車來,
車來的時候,東華三院籌款的音樂隨之響起,
Daaaaa… Dadar… Daaaaa.. Dadar…
跟呀來飛05
因為連司機有七個人,來的是一架四人車….

呀來坐了前坐,
後坐再坐了三個人就無位了….
史丹靈機一觸,唔好話我唔照顧Junior pilot喇,

跟呀來飛06
史丹誠意邀請靚女空姐跟呀來一起親密的坐在前坐,
難得靚女空姐又不介意喎~
嘩~~~ 咪話唔益你啦呀來,街外人想三世都無這樣的機會呀!

撞鬼佢…. 呀來竟然臉紅紅的下車給兩位空姐坐在前面,
枉我那麼努力幫你達成你一生的夢想(有囡囡親密相伴),
你竟然一手把它摧毀!
隊長跟史丹你眼望我眼….這位新同事太令人失望了…

在車中,兩位靚女坐在前坐,
我們四個麻甩大男人就迫在後坐,

跟呀來飛07
隊長要駛出收緊腹肌令Pat Pat凌空坐無影凳三十分鐘的絶技,
史丹坐在隊長右面那塊Pat Pat肉下面,
呀來就坐在隊長左面那塊 Pat Pat肉下面,
史丹用眼神經過隊長的格啦底跟呀來說…
你無鬼用呀你!枉我一番心機!

到了目的地餐廳,史丹已經很肚餓,
大家都開開心心一起坐低叫牛排和紅酒,
史丹對紅酒不太認識,
叫紅酒這個重任就留給隊長,
呀來似乎對紅酒都有點研究,
說著吃完牛排一定要去買一支肥仆街,
史丹問他有什麼紅酒是很仆街呢?
他說是「Fat Bastard」紅酒,很出名的,
噢… 史丹又學了一樣新東西了~

外國的牛排很多時都又平又靚,
不同國家的牛都有所不同,
美加的牛比較肥,燒起來特別香,
南非的牛比較瘦,肉實比較扎實,有口感,
通常人們都喜歡Rib eye、Rump、Sirloin、Fillet,
但史丹就喜歡Feather blade,
在美國叫Flat iron,
在牛牛的shoulder位置,
它價錢平、脂肪平均,肉味濃厚,
只是有少少筋,所以不太受歡迎,
但把它切掉就是一塊上等牛排,
大家不妨一試呀~

飲飽食醉後大家都分別去shopping,
由於香港的貨品大部份都是進口,
售價中有一大部份都是運費,
令香港的貨品都很貴,
以牛奶例,香港價錢是美國的一倍有多,
紅酒、食品、電腦用品、生果、咖啡、名牌手袋、貴價廚房用品..
全都是外國平很多,
現在美元升值,令外國貨更平,
睇來都係入一入貨的時候。

到回程的機程都很平靜,
無什麼事發生,
史丹主要教教呀來一些平時訓練隊長不會教的東東,
回程史丹跟呀來做上半更,
隊長跟另一位FO做下半更和降落,
史丹跟呀來坐cockpit的時候,
呀來:「我們到步的時間很早,香港會用07R跑道(平時係用07L),
讓我改改個flight computer先。」
史丹:「你真的咁肯定香港用07R?」
「當然啦!AIP(民航處的文件)有寫咖嘛~」呀來理直氣壯的說,
「唔…. 好啦,咁你就改flight computer啦。」史丹答,
過了一段時間,呀來見香港天氣forecast轉了,
呀來:「呀,香港風向會轉,一定用25L跑道(平時用25R),
讓我改改flight computer先。」
史丹又問:「你真的咁肯定香港會用25L?」
「當然啦!AIP有寫嘛~」呀來在ipad中找了reference給史丹看,
「唔… OK.. 咁你就再改flight computer啦」史丹答。

機程過了一半,史丹和呀來都快要換更,
史丹跟呀來說:「不如開個盤口,睇睇到時香港用乜跑道。」
呀來:「一定25L啦,AIP又有寫,forecast風向又favour 25L。」
「我就認為用乜跑道都無所謂,問題係你改了個flight computer幾次。」史丹說,
呀來有點不解,
「今天係另一位FO的landing,
flight computer裡降落的routing是他負責的,
那些routing像是他的財產,
我們差不多還有六個小時才到香港,
有誰能準確預知六個小時後香港風向呢?
那些forecast不是太信得過呀,
還有AIP,寫就係咁寫,做就可能係另一套,
ATC不一定跟AIP做野架,
再者,你踏一隻腳去搞人家的財產,
改了個routing,
給你估中,這程機有什麼分別?
無。
你估錯了,這程機又有什麼分別?
無。
無論估中估錯,隊長和FO會否在降落之前檢查個routing,
會。
到香港airspace,ATC有無機會轉跑道?
有。
既然係咁,咁又何必去搞人家的財產呢?
今次的FO很好傾,不會有問題,
但將來可能你會遇到小氣的人,生你的氣,
那又何必呢…
當然,如果你還有一個小時就到香港,
就另一個講法啦,
我未必是對,但這是我的個人經驗。」

呀來似乎恍然大悟,
「真的無人會教我這些事呀, 你唔講我真的無留意呀!」

史丹:「你想聽我下次講多一些給你聽,
我不太懂得教人,也無資格去教人,
不是人人聽得入耳架。」

到飛機快要降落香港了,

香港正在用那條跑道呢?

07L是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