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風過後(上)

很多時候人們會覺得機師工作最頭痛的時間是打颱風的日子,但史丹認為打完風的日子都一樣很麻煩,因為颱風過後機場的消化能力未復原,而且還有很多飛機滯留在停機坪,所以會有很長很長的延誤(delay),旅客們最討厭的一樣東西就是延誤,但以前線工作人員可以做的事來講,其實不多,尤其是機組人員可以做的事更加很有限。

以史丹這次去台灣的旅程做例子,史丹大約下午兩點到達公司準備飛行工作,簽派部的同事一見到史丹,就説:「今次去台北祝你好運喇!」

「什麼?」史丹,
打風過後01_resize
「你架機AOG左呀~」(即係飛機種種原因無法飛)

「吓?為什麼?」

「不知道喎… operation無講喎。」同事,

「唔係呱,咁要delay幾耐呀?」史丹,

「現在估計要五個小時。」

「唉… 撞鬼… 咁不如我去食個飯先喇。」史丹,

打風過後03_resize
雖然不是飯餐時間,史丹都跟隊長一起去機場食飯,
因為上飛機後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
到時可能整天都無時間食野,
還是趁有機會吃點東西好。

 

過了幾個小時後,史丹再返到簽派部準備飛行工作,
簽派同事說情況不樂觀,

「什麼?」史丹,

「香港太多飛機未走,會有很長ground delay呀。」
「台北地下還有15架飛機在排隊,都不知幾時輪到你泊位。」

「唔係呱…」史丹滴汗中,

史丹再問:「咁現在delay了那麼久,回程那班機一定遲很多很多很多,公司想怎樣處理呀?他們想取消,用其他班機代替,還是找其他機師幫手呢?」

簽派同事:「佢地話叫你去到台北再算,現在什麼計劃都未有。」

打風過後02_resize
「唔係呀化….」史丹有種被賣豬仔的感覺。

 

賣豬仔就賣豬仔啦,
史丹就上飛機做平日的飛行準備,
當一切都準備就緒,結果當然只有一個啦….

打風過後04_resize
Delay….

ATC:「最少一個小時。」

好…. 我又等….
都不知需要跟乘客們 apoligize 幾多次先夠,

好啦,終於等到起飛了,
天都已黑,飛機飛過寂靜的夜空,
颱風過後天氣都不錯,
海上已經有很多像天上的繁星的漁船在作業,
史丹一面看著晚上的台灣景色,
一面留意著其他飛機的無線電通訊,
因為這樣可以預早知道會否有holding,
在那裡holding,和holding幾耐,
結果當然又一樣,

打風過後05_resize
這裡hold幾hold,那裡又hold幾hold,
又radar vector又slow down,
一句講晒就係要delay你降落,

隊長說他不會再向乘客apoligize,講到口都臭,
只係有delay update就講給乘客聽便算,
幸好史丹帶多了很多油,
不用divert返香港,

幾經艱辛終於順利降落了台北,
但不要開心得太早,因為地面飛機太多了,
打風過後06_resize
ATC給史丹的飛機不停遊花園,
在地上taxy了個多小時,

史丹忍不住問ATC,究竟我們是用那一個泊位,

ATC的回覆是…..

「我不知道喎,現在我們無泊位給你喎,你自己再問你公司去安排啦!」

打風過後07_resize
唔係呀化…..

史丹再無線電公司,問問泊位的情況,

「噢…. 我們正在安排,好快好快。」公司,

「我等咗差不多兩個小時喇,有幾快呀?」史丹,

「你自己望望出面有幾多飛機,你自己估估啦~」公司,

係…. 出面的飛機大排長龍,
有點像一大堆長者排隊去輪蛇齋餅粽的景況,
在不知在機場行了多少個圈後,
我們終於都可以找到泊位去落客,
幸好今次的乘客都是文化人,
空服們又照顧得客人們很好,
没有什麼大投訴。

 

經過一輪折騰後,已經到了深夜,史丹都已經大傷元氣,
但都要立刻找公司的traffic staff問問下一班機怎樣安排,
皇天不負有心人,史丹的辛勤工作有回報了!

 

traffic staff:「史丹你和隊長現在去另一架無乘客的飛機飛回香港,」

打風過後08_resize
「隊長要飛,但史丹你就off duty坐那架飛機返香港就可以了,」

「機上會有另一位要飛的FO等你們,還有兩set空服都是坐飛機回去。」

哇哈哈哈!
實在太好了,不用工作,又没有乘客,
打風過後09_resize
坐在客艙跟一大班空服們開party返香港!
打風過後10_resize
太美好喇!這份真是我的夢幻工作呀!
再通多晚頂都無所謂啦!

史丹得意洋洋的跟隊長說:
「隊長辛苦你帶我地返香港喇,我要跟靚女們在後面開party喇,byebye~~~」

 

史丹和隊長跟traffic staff去了另一架飛機,
隊長漫不經心的行入cockpit準備回港的工作,
史丹就四處找帶我們回港的另一位FO,
但機上根本就無其他機師,

史丹問坐在機裡的空服,
「為什麼FO不見了?」
打風過後11_resize
「無啦,他給ground staff拉了去飛另一班機去日本呀!」空服,

「那誰去飛這架機呀?」史丹,

「你話呢?乜你仲見到有其他機師去飛這架機咩?」空服偷笑地說,

traffic staff站在史丹旁邊,望了史丹一眼,
史丹心裡一沉,
得喇得喇,你乜都唔洗講,我明架喇…..

 

史丹死死氣氣的返回cockpit,
打風過後12_resize
這是什麼爛工作,ground delay又無人工收,
又要我返通宵,做到得返半條人命公司多謝都無聲,
直頭上了賊船咁呀!

隊長見到史丹說:
「咦!你返來喇?無得同靚女開party嗎?你這個咪叫現眼報囉… 呵呵~」

史丹很無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