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札幌之旅

史丹聖誕節前有轉札幌的turn around,在duty的前兩天,

史丹已經留意著札幌的天氣,

發現天氣很差,

因為大雪,連續兩天公司的飛機都要divert,

無法降落札幌機場,

史丹有點點擔心,

所以duty前一天已經在公司做做功課,

溫習好cold weather operation,

再問問公司的同事當地要留意的地方,


得到的答案係天氣差,

連續兩天都divert,

記住帶定overnight bag,準備要divert,

講到心裡都有點點不安,

不過要做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做了,

擔心太多也無用。

 

到duty那天,

史丹去到公司睇睇天氣預報,

咦?!

天氣不錯喎!已經無落雪,

跑道又清理好,

連個天都幫我喎!正!

天氣還可以,要divert的機會不大,

本來史丹想把已經帶來的overnight bag留在公司裡,

輕輕鬆鬆去開工不是更好嗎?


但想了一會,

哎吔,都係帶啦,

在札幌那裡walk around要一件厚外套,

外套在overnight bag內,

還是帶去吧….

我想這是史丹有史以來最正確的決定。

 

由於之前兩日都有大雪,

而氣溫還在零度以下,

雖然無落雪,但機場還是有積雪,

公司policy係只要當地有雪,

就會給予一個小時額外的油,

好準備去到時要holding。

在crew bus上史丹跟空服們briefing,

警告她們雖然當地天氣OK,

但去札幌的duty可以變成大家的惡夢,

那裡天氣變化好大,

經常都有很長的delay,

一定要好小心處理我們的乘客,

稍有不小心,全機人可能在機內暴動,

這是史丹很多年前見過的經驗,

上晒報紙,一點都不好應付。

 

機程大致上都無問題,

在天空上一直睇著札幌的天氣報告,

天氣還幾好,估計最多都只是因多飛機而要holding,

去到札幌的空域,

一如所料,要在兩個不同的位置做holding,

我們已經準備額外的holding fuel,無問題,

降落亦很正常,

札幌機場的跑道清理得唔錯,

飛機很容易便減慢到預計跑道的出口,

本來離開跑道後應該是轉右去terminal泊位,

但ATC竟然叫史丹轉左…

初時還以為聽錯,但見每架飛機都一樣,

轉左離開terminal更遠的地方,

那時史丹心知不妙…..

 

ATC帶所有飛機遊花園的主要原因,

是那裡只有六個international的泊位,

全部都滿了,

在泊位那裡的飛機又因很多不同的原因無法離開,

大多數都因為無ground support,

落唔到貨又上唔到貨,

落唔到客又上唔到客,

有些就因為乘客在terminal為一張被打架,

又走唔到….

等了又等….. 越來越多飛機降落,

飛機在地上大排長龍,

眼見泊位就在旁邊,

但就係無位泊…..

由天光等到天黑,

史丹可以做的東西不多,

只有不停廣播最新的情況給乘客們知道,

等的時間太長,其中一個問題係crew duty hour,

法例規定飛不同數目的sector,

在不同時間開工,

都有不同的crew duty hour限制,

不可以超出這個限制,

公司本身roster史丹做即日來回,

而不是一個sector在那裡overnight,

所以可用的duty hour就更短,

其中一個crew duty hour不足的解決方法係改去一些比較近的地方,

在那裡換一隊新的機組人員,

再繼續返香港,

或者隊長可以運用他的權力加長兩三小時,

史丹己經跟公司傾好,

加長duty hour,回程轉飛東京,

那裡已經安排好新的機組人員準備接班。

 

一等就等了四個多小時,

史丹在隊頭等了很久都未有泊位,

Cabin打電話來說其中一個乘客有長期疾病,

需要定時食藥,上機前他食過一次,

還有個多小時就要食下一次,

但藥已經check in了在飛機的cargo hold裡面,

飛機一日無位泊,他就無法拿到所要的藥物,

史丹在無線電跟ATC說,

我們已經無太多時間去等,

有乘客的藥物在cargo hold裡面,

我們可以接受remote bay,

只要可以拿到check in了的藥物就OK,

初初ATC聽得不太明,

因為有時日本人的英文真係有限公司,

但講了幾次他們終於都明白,

再過了半個小時,終於都有空位可以泊了,

你可能以為泊了位就一天都光晒,

但事實係泊了位之後因為無地勤,

所以乘客無法落機,

地勤去了那裡呢?

由於太多飛機太多人,

地勤根本無法應付…..

又等了幾個小時,有地勤來乘客才可以落機。

 

當然你又以為可以落客就一天都光晒,

唔係啦,

搞了大半天才完成一半duty呀!

我們先再上客,

由於之前已經delay太久,

就算史丹加長了crew hour,

都已經無辦法夠時間返香港,

公司已經決定去東京,

再換crew轉飛香港,

史丹馬不停蹄,因為實在太多不同的delay,

地勤太忙,engineer太忙,

而上機的乘客,原來已經濟留了在札幌三日,

無酒店,無食物,有錢都無用,

店鋪的食物都賣光,

想走火車又因大雪關掉了,

可謂進退兩難。

 

史丹計過數,

去東京要用的flight time,

算出離最後可起飛的時間只有個多小時,

再delay下去,我們就連東京都去唔到呀!

史丹不斷找ground support,

但奈何人手不足,

等了很久才完成去東京的準備工作,

當史丹準備出發時,

收到公司send來的message,

由於東京的機組人員都用完了crew duty hour,

現在要飛大阪!

什麼!?你不是講笑吧?

史丹心急如焚,

本身去東京的時間已經不多,

去大阪要更長flight time,

可用的crew hour只剩下半小時,

當時FO通知史丹,

「大鑊!我地只入了東京油,唔夠油去大阪呀!」

呀!!!!

天亡我也!

史丹立刻叫油車回來再入油,

但過程又用了十五分鐘,

Cockpit去大阪的準備只完成大半,

剩下二十分鐘時間可用,

史丹拿起無線電,問ATC如果現在pushback,

能否十五分鐘內起飛,

因為史丹想著一面taxi一面做cockpit的準備工作,

要用盡一分一秒,

很不幸……

ATC的答案是….

「你現在pushback的那條隊你排第五。」

天呀…… 排第五?最少都要半個小時先可以pushback啦!

已經無可能在合法的時間起飛了,

你叫我怎樣跟乘客們交代呀?

當知道已經無法起飛,

唯有做好善後的工作,

問地勤乘客們有無酒店,無,無酒店能夠有那麼多房間。

問地勤乘客們有無食物,無,主要交通斷了,無法送食物來。

問地勤機組人員們有無酒店,可能有。

問地勤機組人員們有無食物,無。

問地勤機組人員們有無交通去酒店,正在找。

 

乘客們濟留了機場三日,

現在要留第四日,我怎樣跟他們講呢?

我還有什麼可以為他們做呢?

跟ISM商討過,就做一個meal service吧,

最少能給他們有東西吃過才落機,

乘客們餓了幾天,我們連機組人員的食物都分給了乘客,

我已經很盡力,但可以做的事都做了,

很抱歉,大家要再次離開這架飛機,

因為無法在法定的時間起飛,飛機會拖離泊位,

給其他飛機使用,到時全架飛機都會shutdown,

將會變得很冷很冷,

你們還是留在機場裡比較好…..

史丹只有將整個不能起飛的故事和原因講給他們聽,

史丹一面做廣播,一面眼泛淚光,

不知道為什麼個心好痛,

要他們睡在機場的地上那麼多天,

實在於心不忍,

但我能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

很自責幫不到他們,

FO安慰史丹說:「你已經盡力了,不要怪自己啊~」

 

又等了一段長時間,

終於找到酒店和交通,

我們需要電召的士從札幌市入機場,

再由機場送我們去市中心的酒店,

離開飛機的時候,

史丹覺得身體好凍,

在有暖氣的地方都好凍,

才發現原來自己開工超過十八個小時都無乜食過東西,

只好拿乘客食剩的兩塊餅乾放進口裡,

應該還能夠維持史丹的生命去到酒店….

 

去市中心的車程很遠,

要一個多小時才到,

中途四處都是冰雪,

所以的士都走得非常慢,

有好幾次的士都打滑了,

但那個的士司機伯伯好似拓海上身的樣子,

開著那架棍波舊的士,

一臉鎮定的甩尾入彎,

好像車子打滑的角度和去向是完全在他指掌之中似的!

史丹說要跟他學習,

在緊急危難中都保持鎮定去應付。

 

去到酒店,可以放鬆一點吧?

不要說笑,你忘記史丹是隊長嗎?

史丹先去買一點點食物和飲品給空服們,

她們都無正經食過一餐,

然後洗個澡,換件衫,

無錯!還記得史丹有帶overnight bag嗎?

史丹有衫換呀!多幸福!

已經是零晨四點,坐在床上,

史丹還在計算明天的flight time,

公司打電話來商討減少我們的休息時間,

(隊長是有權力去減少休息時間的)

史丹說能夠幫到那些乘客的話,

我不介意,況且空服們都想早一點點返香港,

你可能不知,就算可以減休息時間,

都不能減得太多,

第一,法例規定最少要有十個小時在酒店休息,

第二,下一轉機可用的duty hour,會相應減少的休息時間而減少,

最後決定減個半小時,黃昏再出發去打仗…..

 

史丹只是睡了幾個小時,

翌日早上,

公司又留message給史丹叫機組人員自己準備食物上機,

因為地勤可能找不夠食物上機,

本來前一晚地勤說下一班機可能無食物給乘客,

史丹再打電話返公司千叮萬囑一定要找些食物給乘客們,

就算在市中心的便利店掃貨都要,

因為乘客們已經餓了很久,我於心不忍。

 

這天天氣還可以,只是有一點點的飄雪,

史丹用電話提醒當地的engineer要在我們到之前清理好機上的積雪,

因為我們已經無太多時間再delay。

到下午,史丹一等機組人員上車再去機場準備打仗,

空服們都好醒目,

好像帶了一個糧倉上車,有很多食物,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起碼我們這班工作人員不會餓死。

 

黃昏時段史丹一班人等去到機場,

依然有很多乘客在機場等,

而史丹亦未能上機,

因為飛機泊了在remote bay,

又無接駁巴士有時間來接我們上機,

但史丹發現今天人手好像多了一點,

因為公司派了幾個香港的同事來幫手ground support,

日本人地勤的好處是做事井井有條,

但在這兵荒馬亂的地方,香港人地勤就發揮到他們的長處,

他們去到札幌一踏出機門就來衝鋒陷陣幫手,

見到他那種幹勁,真係想抱著他錫他兩啖。

 

經過多番交涉,終於找到巴士帶我們上機,

乘客們在terminal見到史丹一干人等準備上機,

大家都歡喜若狂,鼓掌歡呼說終於可以回家了。

 

去到飛機那裡,幸好早上提醒過engineer,

史丹見到飛機已經清理好外部的積雪,

可以省一點時間,

史丹叫ISM派幾個空服護著乘客上機,

因為是remote bay,樓梯都有冰雪,

一定要保護乘客們不要滑倒,

由於接駁巴士不足,

等了很久才上滿乘客,

乘客們每個人都分到一個便當(好過無啦….),

其實全部乘客都是昨晚上過史丹飛機的客人,

所以史丹做了一個特別的廣播,

一個很長很長的廣播,

長得史丹都忘記講過什麼,

簡單來說是這樣:

「我相信你們大部份人昨天都上過我這架飛機,

從不同的渠道知大家都濟留了很久,

無酒店無食物,

我非常明白大家的感受,

札幌機場是一個很細的機場,

只有六個泊位,

又遇上五十年一遇的大雪,

有那麼多乘客和飛機,

這裡是應付不來的,

我都知大家好辛苦,

但我身為機長,

在我能力和權力範圍內可以做的我都已經做了,

今天零晨我還在跟公司討論今程機的事,

我的空服們都不介意減少法定要求的休息時間,

昨天我連空服們食的食物都分給大家,

本來今天大家上機都是無食物,

但我都跟公司商討找食物給你們,

現在你們拿著的便當,便是今早商討的成果,

奈何昨天有太長的delay,

機場人手泊位又不足,

導致用完可用的duty hour,無法起飛,

我已經用我機長的權力去加長時間,

但最終都因為改了幾次目的地而無法起飛,

我明白大家一定有很多意見給我公司,

請你們返港後踴躍提供意見給我們,

有你的聲音,我們公司才可以進步,

但我想你們知道我們這班前線工作人員,

無論地勤、engineer、空服、機師和其他同事,

都已經出盡力去幫大家返港,

很抱歉就算在這一刻我都不能保證今天能否起飛,

因為實在有太多的變數不在我控制之中,

但我懇請大家支持我的空服和前綫人員,

大家坐在同一架飛機裡,

一條心,專注完成帶大家回家的任務。」

 

其實這段廣播史丹係用英文講,

FO聽完之後好像有點點感動,

話這是他有史以來聽過最好的廣播,

我不知乘客們有幾多人聽得入耳,

但那些都是我心底話,

之後空服入來cockpit說她要用洪荒之力幫史丹翻譯,

哈,真不好意思,

下次史丹會用中文再講一次~

 

由於有些乘客放棄等史丹班機回港,

而轉乘其他國內的飛機,

他們的行李還在史丹的飛機裡,

地勤用了很久的時間出盡力幫史丹去找那些行李出來,

又四處打電話確定乘客和行李的數目,

見到他真的很上心,很欣賞他。

 

可用的duty hour已經不多,

終於準備好可以pushback,

去跑道中途ATC又改了史丹的departure clearance,

哎吔!又要再program過個電腦喇!

FO見史丹拿了本manual出來慢慢檢查有無做漏什麼東東,

他覺得很奇怪,我們那麼趕史丹還在每一個步驟慢慢檢查清楚,

史丹說:「如果你從未發生過意外,今天就是我們有意外的日子,

我們越趕,就要越小心,

意外總是在你很趕又不留神的時間發生!」

 

最後飛機都成功起飛,

幸好今次的FO很有經驗好醒目,

減輕了史丹很多工作的壓力,

在天上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機上所有乘客都大覺睡了,

史丹亦不想做descend announcement吵醒他們,

到達香港時間已經是零晨三點幾…..

 

在這個札幌之旅,

史丹無睡過一覺正常的,

無乜食過餐正常的(酒店那兩餐算ok吧….)

聖誕的dayoff,跟自己家庭過節的日子都泡湯了,

連老婆仔的受洗日都錯過了,

得到什麼呢?

或者一次經驗吧……

我們能夠帶一班乘客返港是否很徫大呢?

還是只是我自己以為了不起呢?

無論如何,能帶著乘客們安全回家,

就是我們最大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