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的煩惱

史丹已經成為隊長一段時間,

感覺十分特別,

因為這個職級的主導性很高,

整個飛行任務的過程都可以跟著自己想要的節奏去做,

而且工作上的彈性亦比較高,

很多時都可以依著自己的心意去改變工作的流程,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學習,

因為這個職級其中一個很煩腦的問題,

就是有問題時很難找人解答,

多數人有問題時都將頭轉向隊長,

那隊長可以問誰?

很多人都覺得隊長應該什麼都知,

不好意思,我不是神….

另一個令史丹很煩腦的問題就是…人,

我無法選擇跟什麼人飛,

機師的工作就是跟不同的人飛,

公司有成兩三千個機師,

什麼人都有,

有錢無錢,有品無品,

有型無型,好人衰人,

精人笨人,自信自卑,

高級初級,大師散仔,

年輕年老,有心無心,

真係你想得出的人都可能有機會跟你飛,

然而萬變不離其中,

只要大家互相尊重,跟著公司的procedure去工作,

一般都合作得很順暢。

史丹說得出一般都順暢,就即係偶爾會有不愉快的時候,

最令史丹煩惱的一類人就是憤世嫉俗老鬼,

係要老,又要係鬼(老外),又好憤世嫉俗那種,

有時會撞到一個半個這類型的人,

不滿這樣,不滿那樣,

跟他講升職,他說他從來都無興趣,

跟他講standard procedure,他覺得你好煩,

在公司已經廿幾年,他開始飛的時候史丹都未戒奶,

見到史丹這個隊長BB,一副未成氣候的模樣,

就會看不起你,而且將近退休,

會給你很多面色和不好聽的說話,

令整個cockpit的氣氛都很緊張。

從前史丹還是副機長的時候,

都受了很多這類型人的氣,

今天坐正隊長,還要受這些氣嗎?

然而隊長的工作不是研究受氣與否,

而是怎樣和這類人在cockpit裡都能令飛行工作順利完成,

在這個題目上史丹都未有一個很確實的方案。

某天去美國,和老鬼一起飛,

老鬼態度不太好,有點目中無人,

他說他已經在公司飛了廿幾年,

真的很長吧…(是史丹的兩倍)

機程中不停提著是他自己選擇不去升隊長,

而不是他晉升失敗,

得架喇,不用講太多,

史丹唔想知你過去,

你現在飛得掂架機就得架喇,

不過史丹都明白,

在這間公司要升隊長真的像跳入地獄再自殘三百次的感覺,

如果我快到退休,我都不想太辛苦。

準備descend時,當地機場溫度為攝氏一度,

無問題,正常程序,無什麼特別,

當descend到一半的時候,溫度下降到零度,

跟據公司的procedure, 我們要做low temp altimetry correction.

即是由於空氣冷縮熱脹的關係,

飛機實際高度會比高度計的讀數為低,

所以要將所有高度限制加高,令飛機不至撞山,

在sea level的機場,零度便要開始做low temp altimetry correction.

過程都有圖表查,不用幾十秒便可以完成。

史丹跟老鬼說我們要做low temp correction,

老鬼一臉不耐煩,只說一句,

「I think this is totally unnecessary.

I never do correction for low temp in my life.」

史丹心裡想著,

「This is also the most unprofessional comment I ever heard in my life」

史丹没有說出口,只是用一個堅定的眼神望著老鬼,

意思是:朋友,如果我出聲你都唔做,我怕你要提早退休!

老鬼見到史丹的眼光,

一臉無奈的在flight computer和minima都做了low temp correction。

到泊好飛機後,一般機師們都會一起離開飛機,

一來是禮貌,二來same team same dream嘛,

當然係一齊行啦。

而老鬼呢?佢真係采你都傻,

一早己經一支箭般離開了,

可能他真的很不滿吧。

老老豆豆,當天天朗氣清,四圍又無乜高山,又有ATC radar vector,

我自己都覺得low temp correction作用真的不大,

但飛行的standard procedure是一定要跟,

除非有好特別的理由,

否則我們這些機師是無選擇的,只有跟著做!

守護standard procedure確實地執行亦是我們的責任,

況且那些procedure又不是我發明的,

我不會無啦啦找些麻煩給你做,

那個動作都只是花你十秒八秒,有多難做呢?

我好希望他說的never do correction in his life只是悔氣說話,

否則我都不知道他怎樣在落雪的機場起飛降落。

話說回來,很多時史丹都會檢討一下自己是否待人處事不好,

令一些人不太接受史丹的指示,

還是人家真的看不起史丹這些隊長新人呢?

當然無可否認,工作上史丹都有很多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改進,

很多時史丹都在想,如果可以選擇的話,

寧可是自己處事不好,多過人家看不起自己,

因為如果是自己做得不好,我可以改,

但人家看不起史丹,我無法改變他人的想法。

到回程上機,老鬼當然又一支箭般自己走了上機,

史丹都開始習慣了他的行為,

飛行中途都無什麼特別,

因為今程不是他坐control seat,

但平淡當中,飛到中途一半,

突然收到客艙乘客一封信,

話要在飛機上跟他女朋友求婚,

要全機空服幫手,又列隊,又要廣播他的音樂,

又要開香檳(佢話佢畀錢喎),

又有成本劇本叫全部機組人員跟著做,

還要隊長幫手做announcement,

他說之前己經通知了航空公司,

請各位空服合作。

首先,成人之美是好事,

不過,史丹無收過任何通知說有乘客要搞場大龍鳯,

飛機已關燈,所有人都在睡覺,

我不認為有什麼人會想全機開燈、播歌,睇你做show,

還要大部份人都睇唔到你商務位在搞乜東東,

另外,空服們是有自己要做的工作,

不會放下自己的工作去跟你的劇本幫你開show,

所以史丹拒絶了乘客的要求。

但史丹剛剛才說過成人之美嘛,

又怎能完全的拒絶他呢?

史丹跟ISM商量一會,

定下了一些條件,

1.) 不可影響其他乘客休息,

2.) 不可影響空服們的正常工作,

3.) 不可以煩到我!(或機師們)

如果他做得到,我就給他十分鐘玩個超簡化版求婚,

當然要麻煩ISM去跟男朋友打探清楚,

確定女朋友是否超高機會嫁畀佢,

否則搞場大龍鳯之後給女朋友拒絶,

那就真係金翅捉虫鳥…..

最後大家傾掂數,

在descend前空服們有點空閒時間給他玩十分鐘,

那個時候其他乘客都已經醒了,

不怕打擾他們休息。

老鬼知道史丹批准乘客求婚,

他覺得很不滿,說如果是他一定不會理會那個乘客,

覺得這是很無聊的事,

史丹說:「由頭到尾我都無叫你去理那件事喎,不用你粗心呀。」

史丹心想,方丈報三日唔埋兩日又話「因管理不善的什麼什麼航空…..」

如果今次能成人之美,傳了出街又有單好新聞中和下都唔錯丫。

講回客艙,

空服們都好有心,

用剩下的snack和甜品,幫他做了一個臨時蛋糕,

再播段短音樂,給他造點點氣氛去求婚,

其實詳細過程史丹都不太清楚,

因為descend前機師們都很忙,

没有太多心神去理客艙的事,

降落泊位後老鬼依然一支箭般玩消失風雨中,

而史丹就去打聽一下求婚的結果,

原來女朋友已經來到cockpit門口,

要說聲多謝,她已經由女朋友變做未婚妻了,

非常好,總算無白廢大家的心機。

之後這件求婚事件有無出街?無。

方丈報有無繼續講「因管理不善」?有。

唉,睇來公司的大形像都不是一朝半日能被我們這些小螺絲改變….

史丹應該用什麼態度去對待一起工作的同事,

到現在都無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一刻史丹都只是做自己,

當然每種不同的對人態度都有不同的好處和壞處,

我想都要好一段時間去拿捏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