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的時間,對的人(下)

丘比特的工作是四處放箭, 而史丹的工作很快又返回cockpit裡, local knowledge 對我們的工作是很重要, 而local knowledge 即係熟地頭, 你唔熟地頭工作上會踩到很多陷阱, 由於這次只是史丹第二次在西班牙出發, 腦海裡都無什麼local knowledge, 只好飛之前在酒店做些功課幫補一下, 令自己無咁易爆鑊, 在做功課的過程知道在西班牙起飛需要頗佳的climb performance, 公司的文件亦提過如果climb performance唔夠的話, 就用max thrust(最大的引擎推力)起飛就可以了。 到史丹坐在cockpit裡,看看現在正在用短的跑道, 再計一計takeoff performance, 哎吔,可以起飛但只是緊緊夠力, 史丹跟ATC說要長那一條跑道起飛(多點buffer嘛), ATC不太願意,但都批准了, 條件係史丹要重新submit過整份flight plan, 史丹都不明白點解要咁做, 其他地方的機場轉跑道起飛是很少事, 不用勞煩公司同事又submit過flight plan, 無計,跟住史丹又要打衛星電話返公司, 叫同事再file過flight plan, 他們很奇怪問點解又要做過, 我都真係唔明….. ATC話做咪做囉….. Submit完flight plan, … Continue reading

錯的時間,對的人(上)

史丹工作的這一間航空公司, 只數機師都三兩千人, 再數空服們都過幾萬個, 人海茫茫,見到很多不同的人, 一些人你不太想見到他/她,又會撞見幾次, 有些人跟你十分投契, 卻在你十幾廿年的天空生涯裡都無再碰過面, 有時候覺得公司的編更系統好神秘, 你完全不知道它跟據什麼邏輯去編更, 更表是好是壞,跟什麼人一起飛, 完全像一個迷…. 昨天收到美麗神的短訊, 「喂,記唔記得我呀?」美, 「記得,很喜歡養狗狗那個美麗神嘛~」史, 「你下班機係咪去西班牙?」 「係呀,乜你又同一班機咩?」 其實美麗神是N年前一起去西班牙的其中一個空服, 那次是史丹第一次去西班牙, 因為她很喜歡狗狗,講了很多狗狗的資訊給史丹聽, 所以史丹還記得她。 「我剛swap了班西班牙機,原來又係你做隊長呀!」 「哦~ 原來你刻意跟住我飛!」 「跟你個頭呀,我swap完先知係你咋!」 記得上次和美麗神在西班牙出街, 大約是聖誕的時候, 本來那班機無什麼人想出街, 大多數空服們都想lock and seal, 但那班機的FO見到個很心儀的空服, 說一定要約出街玩, 噢,個個人都話要休息,祝你好運吧, 怎料史丹午飯時間準備出街吃飯, 看到成班十個八個空服連機師,已經在大堂準備一起出去玩, 嘩!FO大哥你真利害, 真係要教教我,怎樣能夠人人都要休息時, 你又能約到一大班人出街呢?佩服佩服! 史丹也不愁無人陪食飯了。 那次一班人四處走走,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