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conversion sim

進入simulator training的階段,
這個時期,公司盡量都會給你同一個simulator instructor,
就像學車一樣,可以的話,
盡量都想跟同一個師父學,
N年前史丹都在747客機飛過,
那時的老外當你這些香港second officer係空氣,


完全不當你存在,没有什麼尊重可言,
現在史丹再重回747機隊(今次係貨機),
不知是史丹幸運,還是年代不同,
遇到的人,絶大部份都很好,
對工作很有熱誠,同事間都互相尊重,
很願意跟你交流心得,
今次的sim instructor是費事隊長,
史丹覺得他好好,


他不介意提早很多跟史丹及候子隊長做briefing,
早到是無錢收,他只是想給我們有更好的準備,
而且訓練時很包容很有耐心,
史丹很感恩有他做自己的instructor。

公司為了慳錢,史丹可以飛的訓練sim真的很少,
六個sim之後就要考試,
每個sim session都有它的主題,
有關於飛機系統問題的處理,
有procedure上的練習,
也有去很危險機場的訓練(例如:Mexico city),
其中一個重要的技能是V1 cut,
即是起飛加速時剛到了V1的速度就有engine failure,
再加上有crosswind和wet runway,
控制上要很精準、很利落才能飛得好,
否則很容易炒機。

由於V1 cut是很重要的技能,
史丹已經在其他機隊的sim裡做過很多次,
雖然難度是有的,
只要習慣新機種的感覺和feedback,
問題不會很大,
史丹都頗有信心可以安全的做得到V1 cut。

今次要練習低能見度,
加crosswind,加wet runway的V1 cut,


晚上低能見度是比較麻煩的,
史丹推油,在跑道上加速,
四處都黑黑的,
只有霧中看見的幾盞跑道燈加速向自己的方向衝過來,
加速到V1後,其中一個引擎爆炸,


無問題,史丹用腳控制rudder保持飛機平衡,
但飛機好似無太大反應,
當史丹再大大腳踩下rudder pedal,


飛機又反應過大,就快衝出跑道,
史丹再修正,但跑道太濕滑,
極難控制,飛機轆不停在打滑,


剩下繼續運作的引擎依然把飛機推著加速著,
史丹覺得飛機差點去到不受控的程度,
到了rotation speed,要把不平衡的飛機拉起,
由於飛機不平衡,跑道濕滑,
飛機一邊打滑,
一邊側向一面的起飛,
没有平衡的飛機阻力又大,
又打側起飛,
己經不能控制了!!

轟!!
引擎碰到地面,炒機了…… 唉…..

費事隊長很有耐性,
說不用怕,我們只是練習,
不如再試一次,
好,史丹又試多一次,
同樣的環境下再推油起飛,
結果….

轟!!!
又炒!

費事隊長問:「史丹你搞乜鬼呀?」
史丹:「我唔知喎,我平日對V1 cut很有信心㗎喎,我十幾年做sim都無炒過機,點解今日會連炒兩鑊呢?覺得架飛機好似不受控制咁嘅。」

連炒兩次真的打擊了史丹本來有的信心,
總覺得個sim給予的feedback,跟我的input是不太夾,
反應又遲,到它有反應時又好易over control,
史丹依然一頭霧水……

論到候子師兄做V1 cut,
同一樣是晚上加大霧,
一樣的crosswind,
一樣是wet runway,
一樣的到V1就引擎大爆炸,
看看候子師兄有什麼感覺。

候子師兄推油加速,
他非常之專注在控制飛機的動作上,
因為他見史丹炒機都知是有什麼問題似的,
飛機加速到V1之後一秒鐘,
引擎爆炸,失去一個引擎的推力,
機頭猛擺去一邊,
候子用腳踩rudder去平衡飛機,


想把飛機拉回centerline,
但飛機依然往一面跣過去,
候子再踩盡所有rudder去修正,


機轆就像在冰上溜冰的繼續滑,
感覺機轆好似完全無traction,
飛機快衝出跑道,
候子把機頭拉起,嘗試飛離跑道,
避免衝出跑道剷草,
候子用盡所有rudder都不能平衡飛機,
飛機在不平衡的狀態下performance很差,
只能離地十呎八呎的剪草,
速度亦不斷下降,
不行了!飛機飛不起,
左面的機翼撞落地下,
轟!炒機了……

黑心的史丹鬆了一口氣,
好彩候子師兄都炒機,
否則史丹就勁樣衰,
現在兩個人都炒,
我們可以入simulator問題數,
不是我們的技巧問題~

史丹用詭異的眼神望著費事隊長說:
「不如你坐埋來,用同樣的環境示範飛一次吖~
睇吓係咪個sim有問題嘛。」

費事隊長說:「你都黐孖筋嘅!我有咁容易露底咩!?我炒咗仲洗出來行!?」

史丹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詭計不成,候子師兄這個時候卻很眼利,
他發覺sim instrument顯示飛機位於跑道尾,
而且向著runway heading,
但望出sim visual(窗外)的畫面,
飛機卻不是在跑道的centerline,
而是側了一點點,方向亦差了兩度,
即是電腦的位置和方向,
跟sim visual出面的畫面景象並不配合,
史丹問費事隊長這是什麼一回事,
他說simulator的運作是分開module的,
每一個module負責一樣工作,
例如sim visual就輸出窗外的景象,
另一個module就負責motion,
令你有真正的飛行感覺,
又有module負責飛機的instrument,
當不同的module溝通得不好,或是有delay的話,
就會有問題出現,
這亦解釋到為什麼很多機師在sim裡都會暈機浪,
因為sim visual module跟motion module不配合,
我們的腦部分析不到發生什麼事,
人就會頭暈。
費事隊長都同意sim出現了問題,
打電話請technician過來修理,
但他們說要上半小時才可以完全reset一次個sim,
我們已經無多餘的時間去等他們了,
費事隊長決定將今次的訓練腰斬,
請示高層之後再加多一個sim session給我們,
他很生氣,
說這個sim經常都有問題,
又由於人才流失,
真正懂修理的人都離開公司了,
每次都只能reboot成個sim system,
這是治標不治本,
但人才不在,電腦亦越來越舊,
無計,硬食……

而史丹的心情都有點點忐忑,
史丹無直接質疑個sim有問題,
因為不想自己飛得不好又去賴其他的東西,
幸好候子師兄幫史丹開了口,
現在很期待下一次的sim,
再試多次同樣環境下的V1 cut,
究竟是史丹技術欠佳,
還是真的個sim有問題呢…..

5 thoughts on “747 conversion si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