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樹小草

肺炎一直都在全球肆虐,把航空業打擊得稀巴爛,史丹這個小機長當然都大受打擊,拿了兩次無薪假,又被放晒自己的有薪假,再没有什麼航班可以飛,史丹已經很久無飛了,好掛住自己個cockpit。 萬眾期待的更表剛剛出來了,頂…… 又無得飛…..見到自己空白的更表,好有一種空虛感,尤其是感到我們的職業被世界遺棄。 再望望公司和出了街的新聞,什麼無薪假,什麼唔係好肥的肥鷄餐,什麼蝕了九十八億,什麼有一半飛機要放沙漠長泊。 每次看到這些新聞個心都沉幾沉,真係有點點depress….. 正係有些depress的時候就無啦啦打場颱風,因肺炎又無工作一正都困在家裡,望著窗外的風雨, 唉,唔通連個天都唔鍾意我~ 黑仔開就係一直來……困在家太久,想落街跑個跑,再看看自己的黑鞋,喂,老婆,點解我對純黑鞋會變咗小鹿班比咁嘅pattern架? 疫情中很多同事都多了時間,看見同事們都百般武藝,都是人生勝利組,再比比自己,有時都不自覺想著,點解我好似好廢咁。 有時跟呀仔呀女同學們的家長溝通溝通,家長們都不乏有錢人,很多是住獨立大屋,有幾個工人,又有司機車出車入的,有做生意的大老闆,又有什麼什麼明星二代,再把史丹這個小機師比一比,撞鬼,我都真係連草根都不如。 將這些情境全部放在一起,一個很多個月無工開,放了很多無薪假,唔知幾時被公司炒,收入大減無什麼技能的史丹,聽著新聞講公司快要收皮的新聞,臉書中不停浮現著其他人的人生勝利組,Whatsapp著不同的有錢家長,自己就呆望窗外的颱風大雨,看著自己連草根都不如的倒影,再眼尾苗到被漂白水漂到一怱怱的「黑」鞋, 唉,很重的稀虛感呢……. 不過….. 史丹都算經歷過一點苦難的人,由於痛苦過,就更學懂怎樣面對逆境,反正都無工開,一如老薑出山,叫呀女教我彈隻古典歌,好讓自己脫離一下那些壞心情。 而我經常都提醒自己的小朋友,不要羨慕同學們的財富,不要跟他們比較,(雖然我經常都不自覺地比較了)人比人,比死人。 每次我又想去比較別人的時候,我都盡量提醒自己, 大樹有大樹的生,小草有小草的長,不要因你是小草而去羨慕大樹,睇少自己,因為不是每個人都留意到,小草都能長出美麗燦爛的花朵~

肺炎下的生活

近來這個世界都變得很不穏定, 首先有反修例風波, 跟著就有新型肺炎, 打擊全球經濟, 史丹是個家長,又是個機師, 影響都算頗大。 新年開始停課, 一停就停到現在都未開課, 政府說要停課不停學, 史丹真係頭都大埋….. 學生不用上課就會夜瞓, 夜瞓又即係會晏起身, 但成鬼日都要晨早叫佢地起身去Google Meet, 得閒就早上meet, 得閒又話下午meet, Meet完班主任,又要meet中文老師, 日日都唔同科目時間, 都唔記得錯過了幾多次meet。 學校話就話要學生自己獨立做功課, 只有technical support要家長幫手, 喂,咪玩啦,得嗰幾歲大人仔, 你唔陪佢做咪即係乜都唔洗做囉, 簡單來講即係家長們都要一起停課、不停的陪人學, 公司無工開就變了全職家庭教師兼湊仔, 仲忙過返工, 三個字就解釋到這個是什麼情況, 「困獸鬥」。 疫情又唔可以四處出街, 在家裡不停的meet, 不停的追功課, 小朋友們對住部ipad電腦, 又怎會專心做功課呢? 不是跟朋友仔send email講講無聊話題, 就是用什麼app去畫個答案上張工作紙上, 而事實上,用紙筆去寫的話都不用兩分鐘, 用個app去畫個「apple」字就搞二十分鐘, 一條問題廿分鐘,十條就二百分鐘, … Continue reading